全国贫困县过半已,首次脱贫县全国抽查有何特点

图片 1

7月2日举行的“2018年脱贫摘帽县抽查”新闻发布会上,国务院扶贫办明确,将启动2018年贫困县摘帽退出抽查工作,对2018年脱贫摘帽的283个贫困县按20%的比例进行抽查,中西部22个省区市全覆盖,共抽查60个县。

针对2018年贫困县“摘帽退出”的抽查工作即将启动。

《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从2018年起,贫困县退出专项评估检查由各省区市统一组织实施,并对退出贫困县的质量负责,中央进行抽查。国务院扶贫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,从今年7月初开始,进行首次脱贫摘帽县全国抽查。

图片 2

7月2日,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夏更生表示,中国脱贫摘帽已过半,全国已有436个贫困县脱贫摘帽,经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批准,从今年7月初开始对中西部22个省区市在2018年宣布脱贫摘帽的283个县,将按20%的比例进行抽查。

这次抽查会采取什么方式?抽查人员有何变化?抽查结果会如何评估?抽查会不会增加基层负担?国务院扶贫办相关负责人对此进行了全面解读。

会议现场

全国贫困县“摘帽”过半

抽查范围: 共60个县,中西部22个省区全覆盖

据悉,截至今年5月中旬,283个贫困县通过省级专项评估检查,由省级人民政府宣布脱贫摘帽。至此,全国共有436个贫困县脱贫摘帽,占全部贫困县的52.4%。

夏更生在发布会上表示,2018年,中西部22个省区市共有284个贫困县申请退出。从2018年12月起,各省区市陆续对申请退出县开展省级专项评估检查。截至今年5月中旬,283个贫困县通过省级专项评估检查,由省级人民政府宣布脱贫摘帽,中西部22个省区市第一次均有贫困县退出。至此,全国共有436个贫困县脱贫摘帽,占全部贫困县的52.4%,贫困县摘帽进程过半。

截至今年5月中旬,中西部22个省份共283个贫困县宣布脱贫,至此全国共有436个贫困县脱贫摘帽,摘帽进程过半。

各地评估检查结果显示,283个摘帽县中,中部地区114个县综合贫困发生率全部低于2%,西部地区169个县全部低于3%。错退率、漏评率全部低于2%。有86.57%的县未发现错退,90.46%未发现漏评,81.27%既未发现错退又未发现漏评,较2017年摘帽县分别高10个百分点、5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,脱贫退出质量明显进一步提高。群众认可度均超过90%,贫困县摘帽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普遍认可。

夏更生表示,各地评估检查结果显示,283个摘帽县中,中部地区114个县综合贫困发生率全部低于2%,西部地区169个县全部低于3%。错退率、漏评率全部低于2%。群众认可度均超过90%,贫困县摘帽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普遍认可。评估检查中也发现,在产业发展、到户帮扶措施、后续帮扶计划和巩固提升安排等方面还不同程度存在薄弱环节。

此次全面抽查将对中西部22个省区市全覆盖,共抽查60个县,对每县约1000户开展入户调查。抽查内容将聚焦3个方面:退出程序的规范性、退出标准的准确性和退出结果的真实性。除了入户调查,将组织部分县乡村干部座谈访谈,抽查省市县三级贫困县退出的相关材料、省级专项评估检查工作方案、省级评估检查数据和调查问卷等。

国家为什么要组织开展抽查?

夏更生表示,此次抽查将对283个脱贫摘帽县按20%比例进行,覆盖中西部22个省区市,共抽查60个县。这次抽查主要看是否存在拔高标准或降低标准的情况,查实地调查工作质量和问卷完成质量等,看评估检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薄弱环节。抽查将对每个县约1000户开展入户调查,查综合贫困发生率中部地区是否降至2%以下、西部降至3%以下,脱贫人口错退率、贫困人口漏评率是否低于2%,群众认可度是否原则上要达到90%。

为什么要每个县选取1000户左右的样本?国务院扶贫办党组成员、副主任夏更生介绍:“就是为了防止简单的小样本调查影响对总体情况的准确判断,确保评估的科学性、公正性。”

2018年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《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从2018年起,由省级统一组织评估检查,并对脱贫摘帽质量负责。省级政府批准摘帽退出后,中央结合脱贫攻坚督查巡查开展抽查。

抽查采取第三方评估和暗访

抽查人员:第三方评估人员全员考试考核上岗

中央抽查,一是保持压力。通过抽查,保持一定监管压力,切实压实贫困县脱贫摘帽的省级总体责任、管理责任、质量责任和监管责任,确保如期高质量完成贫困县脱贫摘帽任务。

夏更生表示,此次抽查采取第三方评估、暗访和相关部门提供情况相结合的方式,打好抽查“组合拳”。每个省份随机选取1-2个2018年退出县开展暗访,重点检查脱贫退出质量等情况。抽查工作组按照定性和定量相结合,数据分析和实地调查相结合,第三方评估与暗访、部门平时掌握情况相结合的原则,综合研判提出最终的贫困县抽查结果,报扶贫领导小组审定。

此次抽查将采取“组合拳”的方式,包括第三方评估、暗访和相关部门提供情况。

二是加强指导。通过抽查,及时发现省级专项评估检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,指导各省规范程序、坚持标准,严把脱贫摘帽质量关。

抽查中会选优配强第三方评估和暗访人员,特别是选择经验丰富的第三方评估机构负责抽查,提高公信力、说服力通过公开招投标,从40多家投标单位中遴选出10家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,承担60个脱贫摘帽县的抽查任务。

针对地方反映一些评估人员结构不尽优化、外行评内行等担忧,夏更生表示,为确保第三方评估暗访人员更具公信力、说服力,抽查将“尽锐出战”:参加评估的10家第三方评估机构通过公开招投标选出;人员组成中,熟悉脱贫攻坚政策、了解农村情况、评估经验丰富的专家246人,占10.55%;评估团队实行老带新、专家带学生的“双带”模式;评估人员全员考试考核上岗,考试合格率达90%以上方可参加抽查工作,不合格的坚决不用。

此次抽查主要有哪些特点?

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抽查,第三方评估人员共计2331人,其中,评估专家246人,评估人员2085人,主要为硕士和博士研究生,参加过脱贫攻坚第三方评估的占50%以上。每个县的评估团队都是“双带”,即以老带新、专家带学生。针对此评估人员,国务院扶贫办负责集中培训第三方评估牵头机构、核心专家和骨干人员,内容包括脱贫攻坚政策、评估标准、操作规程、调查技巧、系统操作等。

调查方式: 既做“选择题”,又做“问答题”,还做“分析题”

全面抽查

对恶意造假、严重不实的要严肃问责

在抽查人员进行实地调查时,针对发现的问题,将及时与地方沟通、反馈,防止误判、错判和漏判。评估人员发现疑似问题后,要固化证据、及时上报,进入问题核查程序。

抽查内容聚焦三个方面,即退出程序的规范性、退出标准的准确性和退出结果的真实性。抽查方法体现在“五抽五查五看”。

夏更生强调,所有评估人员都将实行考试考核制,教授专家也不例外,第三方评估人员“全员”考试考核上岗,考试合格率达90%以上方可参加抽查工作,不合格的坚决不用。

据介绍,此次抽查坚持凡疑必核,入户调查不是简单的问卷调查,而是看实情、听实话和查实据三者有机统一。“调查时如果有贫困户表示不满意,我们都会问‘为什么’,再结合其他情况进行综合评判。”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说。多次接受过第三方评估的重庆丰都县委书记徐世国举例说:“就满意度调查来说,现在的评估已从最初简单由群众做‘选择题’,到现在既做‘选择题’,又做‘问答题’,评估组最后还要做综合‘分析题’。”

一是抽省市县三级贫困县退出相关材料等,查各省区市履行县级申请、市级初审、省级专项评估检查以及公示公告等贫困县退出程序情况,看省级开展贫困县退出程序是否规范。

对实地调查中发现的问题,及时与地方沟通、反馈,地方有异议的,允许解释说明,防止误判、错判和漏判。这是第三方评估一直坚持的有效做法,得到基层干部普遍认可。实地调查中,发现疑似问题后,固化证据、及时上报,进入问题核查程序。凡没有核准、核实,或证据不充分的,将不作为问题予以采信。

基层减负:不让乡村填表报数,不把报表好坏当成工作好坏

二是抽省级专项评估检查工作方案等,查各省区市专项评估检查的标准和要求,看是否存在拔高标准或降低标准的情况。

抽查中,第三方评估机构交通、食宿等费用全部自理,对搞形式主义、增加基层负担等违反规定造成严重后果的,依纪依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。

此次抽查将四措并举减轻基层负担。一是所有抽查数据由评估人员自行采集,不让乡镇和村填表报数;二是用好省级调查数据和省市县评估检查文件资料,不干扰基层日常工作;三是严肃抽查纪律,第三方评估机构的交通、食宿费用全部自理;四是对搞形式主义、增加基层负担等违规造成严重后果的,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。

三是抽取省级评估检查数据和调查问卷,查实地调查工作质量和问卷完成质量等,看评估检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薄弱环节。

夏更生强调,抽查结果不打分、不排队,不把“达标赛”变成“锦标赛”。抽查中,不把错退、漏评等问题简单作为问责依据,但对工作中存在恶意造假、严重不实的,要严肃问责。同时,把贫困县退出抽查情况纳入2019年脱贫攻坚成效考核,作为重要参考依据。

针对基层干部反映层层迎评迎检耗费精力和时间的问题,国务院扶贫办考核评估司副司长杨炼表示,今年考评人员比去年减少了21%,同时提高了考核评估信息化水平。据介绍,国务院扶贫办今年专门开发了脱贫攻坚考核评估软件系统,与全国扶贫开发系统对接,确保考核评估减负不降质量。同时,“不把报表好坏当成工作好坏”进行评判。

四是抽60个县、每县约1000户开展入户调查,查综合贫困发生率中部地区是否降至2%以下、西部是否降至3%以下,脱贫人口错退率、贫困人口漏评率是否低于2%,群众认可度是否原则上要达到90%,看是否符合贫困县退出条件。

脱贫攻坚考核暴露四个突出问题

抽查结果:不把“达标赛”变成“锦标赛”

五是抽部分县乡村干部座谈访谈,查省级专项评估检查工作组织开展、信访舆情反映问题查实、脱贫攻坚成效及成果巩固提升安排等情况,看基层干部对省级专项评估检查结果是否认可。

贫困县在脱贫摘帽后出现了工作松懈的苗头和倾向怎么办?发布会上,夏更生回应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提问说,到2019年底将有760多个贫困县摘帽,2020年只剩几十个。在2018年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成效考核里,对往年退出的贫困县进行了考核,我们发现有不少贫困县,兜底保障以外的贫困人口都清零了。我们也发现,有些贫困县摘帽后存在松口气、歇歇脚、工作懈怠的问题,引起了我们的警觉。有的县摘帽以后可能会以为,好不容易摘帽,可以歇一歇、松口气了,结果脱贫成效马上下滑。

贫困县只要符合退出条件,即可脱贫摘帽。如何运用抽查结果?一是不打分、不排队,不把“达标赛”变成“锦标赛”;二是抽查发现问题及时反馈省区市,督促抓好整改落实;三是精准问责,不把错退、漏评等问题简单作为问责依据,但对工作中存在恶意造假、严重不实的,将进行严肃问责;四是抽查情况将纳入2019年脱贫攻坚成效考核,作为重要参考依据。

多方印证

夏更生说,今年的脱贫攻坚成效考核揭示出四个突出问题:

“要综合运用评估结果,防止把‘达标赛’变成‘锦标赛’。不能贫困发生率降到2%以下后,再按照1.8%、1.6%确定两个档次,1.8%的表扬,1.6%的约谈。”夏更生强调,“这违背了第三方评估贫困县的目的和初衷,是我们要着力反对和纠正的。”

采取第三方评估、暗访和相关部门提供情况相结合的方式,打好抽查“组合拳”。

第一,有的贫困县摘帽后剩余贫困人口减贫的速度明显放缓。比如,某县剩余贫困人口七八千人,这两年每年只减少一千人,减贫速度明显放缓。

一是第三方评估,发挥其独立、公正、客观,以及大数据分析的优势,定量测算抽查县综合贫困发生率、脱贫人口错退率、贫困人口漏评率和群众认可度等。

第二,有的摘帽县当年没有完成减贫任务。当年计划减少三千人,最后完成一千人。在脱贫人口收入方面,检查发现,有的地方部分脱贫人口收入不增反降。

二是暗访,发挥有关部门熟悉政策、掌握业务、了解情况的优势,每个省份随机选取1-2个2018年退出县开展暗访,重点检查脱贫退出质量等情况。

第三,有的摘帽县工作有所懈怠。比如干部培训,有的摘帽县培训力度大大低于去年,某县在攻坚克难的2019年没有办过一期培训,从一个侧面说明工作确实有所懈怠。

三是部门提供情况,发挥“两不愁三保障”主管部门的工作优势,由其结合平时掌握的情况,提供283个县贫困人口在“两不愁三保障”实现及影响贫困县退出的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。

第四,有的摘帽县有换频道的苗头。有的甚至把驻村工作队都变成别的工作队。

相关文章